????条件

????春日约在隐秘处默默看着沉舟和雪梨离开。他注视着幽暗的地底洞穴,最终没有进去。如果他坠入一个堪比真实的梦境,他无法冷酷地杀死梦里每一个企图伤害他的人。如果那个人是天心……春日约不敢想下去。

????进出幻阵的关键是开着紫色罂粟花的路,他必须把这个消息传递给林千帆。春日约在月光下猜想着妖兽为什么会一直沉眠千万年。

????春日约转过身,正打算离去,一股无法抑制的睡意笼罩住了他。他垂下头,发现月光照耀的草地上,他的影子旁边居然还有着一只妖兽的影子。脑海深处传来了低低的笑声:我等了千年,终于等到了能够适应我的魂魄的身体!@!

????春日约半跪在洞穴前,脸上是痛苦挣扎的神色,俊美的脸苍白得如同大理石。整个园林的电子信号都被干扰,他根本无法求救。他不能屈服,他还要救老友林千帆,他也答应过天心要好好活下去。

????大颗的汗水自春日约的额头滴落在草地上。

????春日约的脑海深处是妖兽的低语:我会帮你救你的朋友,我也会让你的灵魂在幸福的幻觉中,和你的天心永远在一起。这是我的交换的条件。何必这么苦苦挣扎?你根本无法抗拒我。

????春日约的手指深深地陷入了泥土中,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在急速地削弱。草地上,妖兽的影子已经完全地覆盖住了他的影子。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记忆正在被读取。

????脑海深处是妖兽惊异的声音:你的人生还真是有趣。你爱的人虽然消失在天地之间,连魂魄也碎裂四散,我却能帮你找齐她的灵魂碎片。

????妖兽的心语令春日约震动。他的眼睛发酸,“她还存在?”

????妖兽欢畅地笑了,“我很喜欢你。我可以帮你收拢天心所有的灵魂碎片,令她转世重生。这就是我获得你的身体的代价。放心,我的天命就是要感受人世间的七情六欲、悲欢离合。我不是滥杀无辜的妖兽。我之所以沉眠也是因为这世间没有令我感兴趣的事情。如今沧海变桑田,我会用你的身份行走人间,感受天道。”

????春日约无法拒绝这样的交换条件。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心底是那首熟悉的歌的旋律在盘旋,“如果天心能转世重生,帮我救活林千帆,不要肆意杀人。我就答应你。”

????月光荡漾。春日约走进了地下洞穴,他的背影没有一丝迟疑。

????同样的月光下,林千帆潜入了月家祖屋。他知道月家出了变故,没有分到财产的月家老二月之昂连月老爷子的灵堂也不守,愤然离开。若薇如今的父亲月之轩病入膏肓。而月之轩的现任妻子涉嫌谋杀,正在警局接受调查。若薇大概会一个人整夜守在灵堂里。

????荷塘中,荷花的香气渺渺。林千帆在远处看着灵堂里穿着黑衣,静静蹲着烧纸的若薇,心中郁结。月老爷子的遗嘱里,月老爷子甚至将整个月氏企业作为若薇的嫁妆。若薇将来的追求者很可能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为了月氏企业和她在一起。这对若薇来说是沉重的负担。她自月小优的躯壳中重生,也就背负了月小优的命运。

????站在茂密的树冠中,林千帆看着不远处那纤细的身影。他屏住呼吸,无法靠近却也无法远离。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林千帆看了一眼,是春日约发来的短信:速回公寓,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林千帆不舍地看了若薇一眼,消失在了黑夜的深处。

????寂静的夜,若薇听到灵堂外传来了脚步声。管家恭顺的站在灵堂外,“轩老爷醒了,要见您”

????若薇急忙走了出去“父亲的状况如何?”

????管家回答;“还算平稳,刚刚喝了一小碗粥。”

????若薇心中高兴,她跟着管家走向父亲居住的院子,“父亲不愿去医院,我一直担心,还好他缓了过来”

????管家脸被着月光,看不清表情:“轩老爷吉人自有天象”

????若薇急急穿过回廊,没有留意到管家奇异的眼神。

????月之轩坐在书房里,望着窗外的月光想着心事。若薇在门口轻轻的唤了一声。

????月之轩转过头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进来吧”月小优和他没怎么相处过,到底头着生分,若是茗茗早就扑进来撒娇。

????月之轩眼神透着哀伤:我等会儿和你一起去你爷爷的灵堂,我的身体应该还撑的住。‘

????若薇点头。月老爷子和父亲早上还言笑晏晏,如今却天人永隔。

????月之氏轩稍稍有些迟疑终于开口;明天你让律师把芳菲保释出来。芳菲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若薇柔顺的答应。

????月之轩沉吟片刻,瘦削的脸上是为难与犹豫;’小优,你爷爷把月氏集团60%的股份留给你我很意外。我担心你二伯会有想法。”他多年来在国外,二弟在国内打拼,这家产本来就应该留给二弟更多。

????若薇轻声说;我也没想到爷爷会立下这样的遗嘱。刚刚沉舟来过祖屋,他说爷爷发现二伯利有月氏集团帮人洗黑钱。

????月之轩恍然大悟,他能理解月老爷子愤怒的心情。

????“你爷爷的遗嘱里没有提及到你的弟弟和妹妹,茗茗刚刚还在我这里哭诉。其实你母亲给你留下了一笔丰厚的基金,这些年来在专业团队的管理下收获颇为丰厚,那是你的嫁妆。”月之轩慈爱的看着女儿,他叹息着说;“

????如今你爷爷也为你准备了一份好嫁妆,不知道谁能成为我的好女婿”

????若薇心中感动;“其实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她不是月小优,她是若薇

????月之轩眼神温柔;我在国外做生意也赚了一些钱,足够你弟弟和妹妹衣食无忧。茗茗任性娇纵,你弟弟和原性格莽撞你和你母亲一样,聪明懂事。我死后你一定要多照顾你的弟弟和妹妹。

????若薇心中酸楚,今夜的月之轩仿佛在交代遗言。

????月之轩站了起来: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爷爷,他最爱热闹,我怕他一个人孤单,不过还好我很快会下去见你爷爷,好好尽孝

????若薇扶着月之轩,走进了月光里。

????月之轩望着夜色里的花园,声音里带着眷恋“我小的时候经常和你二伯一起在这个花园里玩。我有一次拔掉了你也有精心养育的一株极品兰花。他气得追着我就打,我吓得爬到了树上,死也不肯下来。”

????若薇微笑的说:“也有对父亲您一直很惦记,他最生气的就是你丢下家族的企业不管,在国外逍遥快活。”她重生为月小优,在月老爷子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亲情。她期末考试优异,月老爷子比她还要开心十倍百倍。

????黑夜里

????黑夜里,人的心总是翻涌着各种欲望。

????月茗茗躺在床上,心乱如麻,是她错手杀死了爷爷!她偷溜进爷爷的书房,本来是想翻翻看爷爷的遗嘱什么的,没想到,爷爷居然进来,发现了他。爷爷说,她性子恶毒,和月小优云泥之别。她一向觉得自己是云,月小优是低贱的泥。可是,爷爷却说她丢了月家的脸。前次姐妹相残要杀死若薇,这一次居然在长辈的房间里鬼鬼祟祟想偷东西。爷爷说要将她赶出月家,她愤怒之下推开爷爷,爷爷的后脑撞击再了尖锐的桌角,抽搐了几下就不动了。她怕的要死,发现爷爷已经没有了呼吸。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妈妈在门外的说话声,她藏在门后,等妈妈一进来就敲晕了她,然后悄悄离开。佣人发现爷爷死在了书房里,身边还躺着儿媳芳菲,立即通知了管家。她于是和青姨一起冲进了书房。青姨打了急救电话,她用力掐了妈妈的人中,把她弄醒。她不是故意要陷害妈妈,她只是害怕妈妈看见她在书房里。

????月茗茗害怕的啜泣。怎么办?妈妈会不会被当做凶手抓起来?都怪月小优,是她让爷爷讨厌自己!月茗茗的心里怨恨的火焰在燃烧。要是月小优也死了就好了,她死了,财产就是弟弟和她的了!

????月茗茗越想心中越灼烧。她坐起身来,心中寻思,要是月小优死了,最大的嫌疑人是愤然离去的二伯!

????她下床翻出一只小巧可爱的首饰盒,盒子里是一只美丽的戒指。只是林夫人那一次送她的。戒指的戒面是中空的,里面放着白色的粉末,无色无味。这个粉末溶于水中,被人服食,半小时即发作。发作现象与心肌梗塞死极为相似,残留在血液和胃部的毒素在一个小时内会降解。就算对尸体解剖也无法查出中毒迹象。

????月茗茗被爷爷赶出祖屋后,一直没有机会和月小优见面。好不容易借着父亲回祖屋,她也被爷爷勉强同意回祖屋居住。她下定决心要找机会惩治月小优。她原本打算向父亲告状,说月小优欺负她,谁知道父亲因为爷爷的死,昏厥过去。爷爷留下的遗嘱令月茗茗更加嫉妒月小优。她握着戒指,神情狠毒。明天早晨,月小优会来伺候爸爸吃早饭,爸爸应该会留月小优一起用饭

????月茗茗兴奋地想着谋杀月小优的细节“月小优,明天早晨你喝下毒药,就会死!”她却没发现,她的房间的窗帘上有淡淡的人影再飘动着。月光仿佛都照不进那淡淡的黑影。黑影注视着月茗茗,带着沉默的张力。

????拜祭了父亲,气喘吁吁的月之轩回到了房间。他和月小优笑着说了晚安,关好了卧室的门。父亲的死对月之轩触动很大,他知道芳菲不会蠢到在那样的情况下杀人,心中却隐隐觉得能避过佣人,自由出入父亲书房的应该不是外人。芳菲野心勃勃想要月老爷子的遗产,却没想到月老爷子把月氏集团的股份全部留给了小优和她将来的丈夫。

????月之轩心中深深遗憾,他已经没有机会看到小优穿上嫁衣。月老爷子将月氏集团的代管权给了沉舟,是不是沉舟是他心中属意的孙女婿呢?

????白天的时候,他听老爷子提过沉舟,说他虽然才二十多岁,做人行事却相当内敛成熟。这样的男人,小优怎么能抓得住?月之轩风流一生,却不希望女儿和一个风流倜傥又很有本事的男人在一起月之轩心事重重,虚弱的身体极度渴望睡眠,却无法入睡。他能活在这世上的时间这么少。无法为小优做更多的事情,同样无法入睡的还有若微,她跪坐在灵堂角落里,看着纸钱上燃烧的火焰,已经死去的爷爷真的能够收到它么?就在这个时候,若微突然觉得有点冷,刺骨的寒意在整个灵堂蔓延,连火焰也变得微弱,奇异的感觉令若微抬起头来,她记得这样的感觉,和她当初在浴室里看到月小优的鬼魂的感觉一模一样,若薇看着爷爷的遗像,爷爷在照片上永恒的微笑,她闭了闭眼,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叹息声“爷爷,是你吗?”若微问。四周一片寂静,寒意依然笼罩着整个灵堂,若微突然觉得疲倦,就这么跪在软垫上睡了过去,她再度听到了叹息声。“爷爷”“你不是小优你是谁?”月老爷子的声音冰冷。若微抬起头来,眼神平静,“小优已经死了,我看着她坐上了去彼岸的船。她是被安东尼杀死的,安东尼被沉舟杀死了。爷爷,我叫若微,是林千帆以前的女朋友。”月老爷子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你既然叫我爷爷,那你就是我的孙女。若微,我是被月茗茗杀死的。这个不孝的狗东西还想明天早晨下毒杀死你。你要小心。”若微失声叫了起来,“是她!”“我不该让她再回月家祖屋,她心肠歹毒,娇纵纨绔。我没想到的是连青丫头也是月之昂留在我身边的棋子。”月老爷子痛悔的说。若微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月老爷子,“爷爷,我会照顾好父亲,您把月氏集团留给我,我很惶恐。我不是月小优,我是若微。”月老爷子叹息,“你不仅是若微,也是我的乖孙女月小优,请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我还等着你的孩子继承月氏集团。”若微感激莫名,“爷爷”“沉舟是很好的丈夫人选,你要好好把握。”月老爷子叮嘱若微。若微欲言又止。月老爷子慈爱的望着若微,“前尘往事成云烟,现在和将来才是最重要的,沉舟原本是一个无情的性子,却对你有特别的牵挂,他会是一个好丈夫。”若微惘然,“我”“沉舟很喜欢你,也许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月老爷子看透世情的眼睛里是淡淡的笑意,“吸引他的不是月小优,是若微。”若微低语,“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好的选择。他的某一部分吸引着我,靠近他的时候,我却也发现,他黑暗的一部分令我害怕。”沉舟如谦谦君子一般笑着,就可以定夺人的生死。他对人心了解得非常透彻,若微不知道,沉舟的喜欢到底有多少,或者能维持多久。月老爷子笑了,“命运会给你答案。若微,谢谢你陪着我这个老头子走过了最后的几个月,你是我最可爱的孙女。”若微的眼泪落了下来,“爷爷”若微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跪在灵堂里,这仲夏夜的风,轻柔如纱。爷爷,刚才是你在梦中和我说话吗?若微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膝盖,为爷爷上了一炷香。她看着爷爷,想着爷爷在梦里的警告。月茗茗要下毒害她?若微的眼神渐渐变得犀利。月茗茗曾经把她推进荷塘,还用石头砸她,企图杀死她。这个愚蠢恶毒的少女会受到应有的惩罚。若微想起了春日约,她拿出手机给春日约发了一条短信:是月茗茗杀死了月老爷子,帮我匿名告诉警方。春日约的短信很快就回了过来:好,我要告诉你的是林千帆还活着!这条短信令若微的大脑在瞬间变得空白

????脑与心

????若薇的眼神似喜似悲,她的意识深处,剧烈的冲突正在加剧。某一声音在让她忘记所有关于千帆的感觉,可是她的心却因为这样一条消息跳的那样剧烈。

????林千帆还活着!

????他还活着!

????若薇一阵眩晕,她的手抖得拿不住手机。

????她哆嗦着按了回拨键,她一定要问个清楚!等待接听的时间那样漫长,几秒钟仿佛几个世纪。

????“喂——”

????“春日约,你说千帆还活着?”

????春日约的声音从彼端传来,熟悉又陌生,“林千帆那一次并没有死在沉氏医院的火灾里,我救了他,只是,他因为复合毒素的原因已经活不久了,林千帆不想拖累你,所以让你以为他已经死了”

????“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今夜我跟踪沉舟和雪梨去了那个隐匿妖兽的地方,我得到了妖兽的血。这血能救林千帆。他现在还在沉睡中修补身体,等他醒来,他会是健康的。”春日约得声音里带着趣味和笑意。

????“他什么时候醒来?“

????“也许要三天。你等着我消息。”

????结束了通话,若薇坐在椅子上,心跳如擂鼓。她的脑海里波澜不兴,那些她和千帆的记忆和感觉。仿佛被隔在了真空地带,无法触摸,无法回忆。

????若薇想起了今天接受的催眠大师的治疗,抹除死亡暗示的同时,她的记忆和感觉也受到了某种程度的破坏,她不想忘记对林千帆的爱!

????若薇站了起来,吩咐管家备车。山路盘旋,若薇的心在黑夜里燃烧,忐忑不安。

????司机一声不吭的开着车,偷偷从后视镜里打量着月小姐。老爷子刚刚逝世,月家二老爷子愤然离去,小优小姐半夜要去哪里?

????月小忧让司机把车停在了昔日她和千帆租住的公寓楼外。她叮嘱司机在外面等她,然后独自一人走进了公寓。

????大楼管理员陈伯依然打着瞌睡,她走进老旧的电梯,听着电梯上升时候发出的声响。

????然后,她站在了她和千帆曾经住过的公寓门前。

????若薇伸出手,将墙上的报纸箱托了托,从报纸箱的背后摸索出了一枚钥匙。这是她藏备用钥匙的地方。钥匙躺在了掌心,冰凉而灼热。

????若薇握紧了钥匙,仿佛魔怔了一般,若薇将钥匙插入了锁眼,拧动了一下。

????门开了。

????温馨的小屋清爽而干净。

????若薇默默地看着茶几上的一对杯子。那是以前她买的对杯,粉蓝色的是他的,粉黄色的是她的。

????“千帆,你没有死,真好。”若薇低声说。她站了起来,在狭窄的卫生间里拿了拖把,开始认真拖地。然后,用干净的抹布擦着家具和窗户。

????若薇认真地做完这一切,然后,再度坐进沙发,在黑暗的夜色里,静静地,静静地躺着。

????千帆,怎么办?我的脑袋坏掉了。

????千帆,我内心的悸动好像已经过去了。

????千帆,我是不是已经失去了爱着你的感觉。

????千帆,我你。

????在黎明来临之前,若薇离开了公寓,回到了月家祖屋。今天早晨,她还有一场仗要打。

????黑色的裙装裹着她,那是对死者的惦念。

????芳菲脸色很不好看的坐在餐桌的那一端。律师缴纳了高额的保释金,将她弄了出来,芳菲在冰冷的夜里想了很多,她对于月老爷子的遗嘱极其不满!可是,她必须在丈夫面前和月小忧和睦相处!

????她眼圈发红的坐在椅子上,“之轩,我是被陷害的!”

????月之轩瘦削的脸上是安静与从容,“我知道,你没那么蠢。”

????他爱怜地看了一眼若薇,“小优,你的脸色不好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吗?”

????若薇微笑。“我没事。”

????月茗茗在一旁不满的看着月之轩和月小忧的父慈女孝,她娇声说:“爸,我去看看我专门吩咐他们熬得养生汤好了没,我天没亮就起来吩咐他们给爸爸妈妈还有妹妹煲汤。”(这是由多不情愿的喊妹妹啊,人家还不稀罕你这个姐姐呢)

????月之轩微微一笑,“茗茗,你懂事了。”

????月茗茗得意的看了若薇一眼,轻盈转身,走出了清雅的餐厅。她望了望不远处走来的佣人,她正用描金托盘端着四蛊汤。

????月茗茗叫住佣人,“你给我站着,让我看看这汤怎么样?”

????她揭开盖子看了看四蛊汤的内容,父亲的八灵魂龙德汤,母亲的花胶仔鸡汤,她和月小忧则是一样的四物养颜汤。

????月茗茗看着私四下没有什么人,将戒面打开,把小颗粒的白色毒药放进了一蛊四物养颜汤,她专门把加料的这蛊汤放在了右上角,然后端着托盘走向了餐厅。

????若薇看着走进餐厅的月茗茗,视线从她眉梢眼角以及她的手指上扫过。爷爷才逝世,月茗茗却带着一只戒指,奇异的违和感令若薇心中警觉。

????月茗茗将托盘放在桌子上,笑吟吟的指着四蛊汤,“这是爸爸的八灵魂龙德汤,这是妈妈的花胶仔鸡汤,这是小优妹妹的四物养颜汤,我也是四物养颜汤。”

????若薇发现月茗茗视线不离托盘一角的那蛊四物养颜汤,还特别指出是“小优妹妹”的。

????若薇有些吃惊地看着月茗茗,“茗茗,你的鞋上黏了外面的泥!”

????月茗茗慌忙低头打量,若薇将月之轩和芳菲的汤端了出来,不动声色的将托盘转了半圈。

????月茗茗抬头发现父亲母亲的汤都端了出来,心中有些慌乱,“小优,这些事情我来做就好。”

????还好,她和小优的四物养颜汤还没动过。

????若薇看了月茗茗的戒指一眼,欲言又止,“茗茗你”

????茗茗问若薇,“我怎么了?!”她的语气一不小心带上了惯常对若薇的不满和嫉恨。

????月之轩看了月茗茗一眼,“茗茗,你什么态度?”

????茗茗慌忙微笑,“爸,你不在地时候,若薇老是挑我的刺,我这是紧张。”

????若薇温柔一笑,“茗茗,这个时候不适合带饰物,别人看了会说月家的女孩子不懂事。”

????茗茗将戒指取下,强忍着怒气,将加料的四物养颜汤放在了若薇面前,“我会注意的,谢谢小优妹妹。”

????芳菲看着女儿给月小忧服软,心中不忿,她硬着声音说,“那先喝汤吧。”

????若薇打开蛊盖,闻着着淡淡的中药味,“挺香的。”她没有喝,想进一步确定月茗茗是否真的是在汤里下毒。

????月茗茗有些着急,“小优,我辛辛苦苦吩咐厨房熬得汤,你怎么能不喝?”

????若薇心中冰冷,月茗茗太殷勤了。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月茗茗,“茗茗,今晚你和我一起守灵吧。我听说,也许爷爷会回来看我们。”

????月茗茗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爷爷已经死了,怎么怎么你是说爷爷的鬼魂?!”

????若薇想起了昔日里月老爷子对月茗茗的疼爱,想起了月老爷子的死。她笑了,“茗茗,你还怕什么?”

????月茗茗勉强笑笑,“我没害怕,我们还是喝汤吧,汤快凉了。”

????若薇拿起汤勺,却顿住,“茗茗,你怎么不喝?”

????月茗茗看到若薇有喝汤的意思,连忙也喝了起来,“我不是正在喝吗,味道不错。”

????若薇看着月茗茗,终是不忍,她按住了月茗茗的手,“我还是喝不惯中药味的汤。你也别喝了。”

????月茗茗气得发抖,她一点荷塘的心情也没有了!

????月茗茗声音尖锐刺耳,“月小忧!你真不识抬举!”

????报应

????若薇怯怯地低下头,“我真的不喜欢喝有中药味的汤……”

????月之轩淡淡开口,“那就不要喝,让佣人送粥过来。”

????芳菲在一旁煽风点火,“说来,我和茗茗也是沾了小优的光才能住在这月家祖屋。爷爷可是把这祖屋留给了小优!我儿子是老爷子的嫡孙,却什么也没有得到!”满腹的怨气令她从心到胃都不舒服。她是有弄死月老爷子的想法,没想到月老爷子提前立下了这么离谱的遗嘱,而她还没下手,月老爷子居然就被杀死了!她却被人击晕在了月老爷子的尸体旁!

????芳菲越想越窝火,“之轩,杀死老爷子的人多半是月之昂派人做的!”也可能是眼前的贱丫头!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迷惑了老爷子,让老爷子写下这样的遗嘱!

????月之轩看了芳菲一眼,“警方正在调查,早晨我接到方警官的电话,据说已经有了进展。”

????月茗茗吓得哆嗦了一下,她急切地问,“是什么进展?”

????月之轩摇头,眼中有着深深的恨意,“详细案情,方警官不会透露。茗茗,凶手一定会给你爷爷偿命。”

????月茗茗吓得心脏狂跳,脸色煞白,“……是吗?”

????若薇微笑着说,“希望警方早日抓到凶手。”

????月茗茗心乱如麻,她回过头,瞪着若薇,既恨又怕,“爸,妈,我不舒服,我想回屋子里躺一躺。”

????若薇看着月茗茗,心想,难道是月茗茗下的毒发作了?月茗茗只喝了一勺汤,就被自己阻止了,她终究还是希望月茗茗受到法律的惩罚,而不是死在月家祖屋。

????芳菲很是关爱女儿,她急切地问,“茗茗,你哪里不舒服?”

????若薇看着芳菲左侧太阳穴上的瘀伤,心中暗叹。芳菲要是知道,是她的女儿月茗茗将她敲晕在爷爷的书房里,会做何感想?

????月茗茗慌乱地摇头,“我就是……就是胃有点不舒服。”她的心跳越来越快,仿佛所有的血液都涌向了她的头部。

????月茗茗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她的脸色瞬间发青。难道那盅加了林夫人给的毒药的汤被自己喝了?!

????月茗茗望着若薇,若薇平静地看着她,一双清澈的眼睛里有着令她恐惧的冷漠。

????“你……”月茗茗站起来,踉跄地冲了出去。她冲进浴室,扣着喉咙,拼命呕吐了起来,月茗茗跪在自己的呕吐物里,发青的脸上是深深的恐惧。她记得林夫人说过,毒药半个小时才会发作,可是为什么她的心跳得这么厉害,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芳菲到底放心不下女儿,随后过来看月茗茗,却发现女儿吐了一地,“茗茗,我送你去医院!”

????月茗茗抬起头来,“妈,你看到月小优那个贱丫头把哪一盅汤端到了她的面前?”

????芳菲神色微变,她努力回忆,“你什么意思?当时,月小优好像把盘子移动了半圈……”

????月茗茗脸色灰败,“妈,你一定要救我。我只喝了一口,应该还有救的!快点带我去医院!”

????芳菲大吃一惊,“你对她下毒?!”

????餐厅里,若薇陪着月之轩喝粥。管家匆匆过来说茗茗小姐肠胃不适,芳菲夫人送她前往医院就诊。

????若薇并不惊讶。月之轩说知道了,并没有表达出父亲的着急。他喝完了粥,用人参汤漱口之后,问若薇,“为什么要调换你和茗茗的汤?”

????若薇叹气,“因为这盅汤,我不敢喝。您大概不知道,爷爷曾经将茗茗赶出祖屋,因为她把我推进荷塘,还用石头砸伤我,想杀死我。这件事,祖屋里很多人都知道。因为您要回来,芳菲阿姨苦苦哀求爷爷,爷爷才准许茗茗回来住。”警方已经有了线索,月茗茗害死爷爷的事情迟早会被查出,父亲应该早点有心理准备。

????月之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回想茗茗今天早晨一定要若薇喝汤,心中已经信了七八分。

????若薇掏出手绢套在手上,小心拿起茗茗喝过一口的那盅汤,“父亲如果不信,可以找权威机构化验这盅汤里是否加了东西。”刚刚佣人要收走月茗茗这盅汤,被她阻止。她担心有人看着汤没怎么喝,一时嘴馋,枉送性命。

????月之轩毕竟是大家族培养出的人,明白这些勾心斗角的伎俩,他心中的愤怒无法压住,“好,我倒要看看茗茗的心毒到什么地步。”听小优的意思,汤里加的东西不是泻药之类的恶作剧小玩意儿,而是他给毒理实验室的朋友打了个电话,让朋友亲自过来取样品化验,月茗茗的事情并没有令月之轩的身体出现波动,他从容的吩咐管家做事,好好接待吊唁的客人。顾醒送来了十颗药。若微思忖良久,将药交给了父亲。

????父亲最近两个月,靠打杜冷丁来抑制癌痛。所以,她把是否服药的选择权交给了父亲,月家祖屋今天极其热闹,高级轿车停得密密麻麻。月之轩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精神焕发,气色也好了许多。

????月之昂在父亲新丧时居然没有露面。令吊唁的人都心中猜疑,表面上当然不动声色,切切表达对月老爷子去世的哀悼之意。芳菲中途电话月之轩,说月茗茗已经正在输液治疗,不敢把实情告诉丈夫还好茗茗只喝了一口汤,且抠喉呕吐及时,只是轻微中毒,芳菲在医院病床边埋怨女儿居然不和自己商量,有这么神奇的毒药却错过了好时机,这药丸是林夫人提供,可如今林夫人销声匿迹,电话也打不通,中午时分,月之轩收到了那蛊汤的化验结果,里面有着某种奇特的化学成分,能够令实验室里的兔子在半个小时内心脏病发作而亡,兔子中毒后不到一个小时,化学残留物神奇的消失,根本无法查出是中毒死亡。

????月之轩气得全身发抖,当即约了本市最著名的律师事务所,打算改遗嘱。他打了电话给芳菲,吩咐她就算把月茗茗从病床上拖下来,也要立刻把月明明带回祖屋。芳菲问月之轩出了什么事,月之轩没有多说,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说“你生了个好女儿!”就挂断了电话,月茗茗在病床上吓得半死,她不知道是她杀死爷爷的事情还是毒害月小优的事情被发现了!“茗茗别怕!要是那个贱丫头说你下毒,你就告诉你爸,是那个贱丫头下毒害你!”芳菲安慰月茗茗。月茗茗安慰自己,如果自己杀死爷爷的事情被发现,那应该是方警官带着逮捕令出现,至于下毒害月小优得事情,应该还有转换和反咬的余地!她想起早晨月小优似笑非笑的讽刺神情,心中如火焚烧,“好!就说是那个贱丫头要害我,不然我怎么会在医院?!”

章节目录

斗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水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彭柳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彭柳蓉并收藏斗爱最新章节